酒后乱性

把人生的全部都吞入腹中吧,即使苦甜交杂。

雷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ooc向,我觉得这次可能真的ooc了
没有文笔
梗来自于空间,真的是颗糖,很笨拙的糖,我其实是想写很安定的气氛那种但是大体上看来失败了
现代paro同居设定
第二人称设定
贼差劲真的Orz慎入


夏日终究是那样的炎热无比,拥有着能把人晒干的浓浓热度,永远吵个不停的蝉知了知了地蜗居在树上鸣叫着,总能给人的心中多增添一份烦躁。可白天又是那么的漫长,漫长的让人昏昏欲睡,阳光灿烂的仿佛一切事物都是自己构思出来的美好梦境。红色的西瓜,阴凉的绿树荫,冰凉的空调,带着热劲的微风,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在塑料外冒出水滴的冰镇可乐,以及短袖的薄T恤。随便几样东西,都能完美的度过一个惬意的下午,一个由墨绿色、黄绿色、天蓝色、大红色组成的夏天午时。

一栋由白色大理石建筑的别墅中,你那掺杂着许些成人的成熟男性嗓音有些突兀在空气层中响起,引起了坐在他身边的同龄的他的注意。

“欸,雷狮你过来。”

你本来好好地坐在沙发上翻着他的手机,手机壳上还挂着一只褐色的小马挂件,摇摆不定的在空中晃来晃去,身上还盖着一条蓝白色的绒织毛毯。而本来好好的看着电视机怀里抱着薯片吃着的他下意识的偏头去看安迷修的手机,褐色的发丝与漆黑色的发丝瞬间互相亲昵的碰撞在一起,还有几根甚至缠绕在了一起。你和他之间只隔了一包薯片的距离,空气正被不断的从包装袋里散发出烧烤的味道所感染,惹得你忽的觉得有些饥饿,于是你也把手伸向了薯片。

“你看这个。”

只见那根手指指着手机上显示着两行左右的字,而他则是下意识的一字一顿清楚地把它们全部读了出来。

“世界上的所有事物在十二亿九千六百年后,完全...重现?”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安迷修”

“我???”

“你居然...开始关注这种少女迷幻的东西了...终于因为想要马而被逼疯了吗”

“..才没有好吗,只是单纯有点在意罢了。话说你这样怎么不说你想要船而想疯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船了”

“...是那架模型船吧”

“...能不拆穿吗?”

咔嚓咔嚓的咀嚼声不约而同的响起,想要去拿薯片的两只手总会不小心的触碰到,因为空调的冷气而逐渐冰冷的温度传递到大脑当中,而碰巧那毛绒绒的毛毯又能供给结实的后背温暖的温度。温热的鼻息时不时会调皮地跑到对方的脸颊上,茶几上的冰镇西瓜已经没有人再去动它了,一小洼的西瓜汁安静地沉淀在半圆体的正中心,不锈钢制的调羹倾斜着靠在瓜肉上。前方的电视机不断照射出各种颜色的光,有时还会发出主持人与观众的爆笑声,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话说,十二亿九千六百年啊...真久啊”

“现在就过的挺好了吧”

“一点也不好,没有船”

“你到底是有多热爱船啊...”

“跟你爱马一样热爱”

“这个梗已经过了,过了”

“反正管他的什么十二亿九千六百年”

他的嘴角挂起了你熟悉的弧度,依旧那样桀骜不驯,那双诡紫色的眼瞳掺杂着许些你看懂的情绪,那里面饱含了你的整个夏天。哦不,是整个的你,任何模样的你。

“每一次和你这骑士道在一起才是正道。”

于是你笑了,而他则是偏过脸来,给了你一个带着烧烤味薯片的热吻,像夏天一样粘粘腻腻的,但是你不会说你其实很喜欢它。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