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把人生的全部都吞入腹中吧,即使苦甜交杂。

雷安(无题???)

梗:下晚自习后去水房打水路过黑漆漆的操场 cp:雷安
设定:高中学生会长雷x高中学生副会长安
可能ooc,慎入
较欢脱?
小学生文笔
(因为我还没有到该上高中的年龄初中也不是住宿制什么的,不知道这作息一切具体实际到底是怎么样的,所以我就按照我自己想象中的写了...把话简化就是不要太在意细节)














正文 



说实话,安迷修其实压根是不想去水房打水的,他后悔为什么没在那天看看黄历宜不宜出门,这样他就能避免那件尴尬极了的糗事。

是这样的,那天他刚刚不久才好不容易爱完他今天的作业,那些作业的分量差点要把他的手直逼到僵废,握着笔的手都早已磨出了印子,红通通地凹了进去却隐约带着一股铁锈味。而由于长时间地高效率专注盯着那些密密麻麻的白纸黑字看导致安迷修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痛,并且大脑两侧的太阳穴则是早就开始突突突地不停跳动着。他完成了作业并再检察了一遍的同时一边去用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缓解缓解疼痛。安米修抬起他的左手腕,瞥了眼每时每刻都在消逝时间的手表。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晚自习早就已经结束了啊。

安迷修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离开教室往男生寝室回走。可刚一走进那臭味轰天的自家寝室,捂着鼻子好不容易坚持到他的桌子前放下作业,懒得像猪一样三位室友以各种奇葩姿势死赖在床上,连看都么看一眼就不同而约地叫安迷修去水房打水。诶!他刚放下作业连坐下都还没坐呢就又要被喊着去打水。安迷修有点气,他还想乘机把明天要默写的英语单词背一背再洗趟澡清爽一下神经以及肉体最后再和他的小马被单死劲恩恩爱爱一会呢,这群浑身散发着肉眼可见的深绿色气体的混蛋们却懒到叫他去打水,还是异口同声,怕是明天自己身上也要沾染上些不明绿色气体了。但作为一个要拥有骑士道精神的骑士先生不能对别人无礼,于是他就只能默默地去打水了,也就算是当做一场精神放松的旅途吧。

但是。

当安迷修一个人孤零零地拿着桶空荡荡的水桶走到水库附近时,却隐隐约约听见了些沙沙的声音。安迷修觉得有些疑惑,老大晚的有人在草丛里做什么啊,要不过去看看好了。于是那双打算走向水库的脚就这样打了个弯,手里拎着水桶一步一步的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说来也巧,他就正好看到了一位有着黑色短发,头上好像围着熟悉的头巾的男生正和一不知名的少女接吻,从那啧啧作响的水渍声来看还是法式舌吻那种。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某位副学生会长更是不小心看到了这幅情景——

哇塞,真刺激。

当机立断,安迷修迅速地反应了过来,躲在了离他最近的树干后面,并且用嘴捂着自己的嘴巴让自己先不要大声出声惊扰到他们,若当时谁在现场的话一定能看到安迷修那红到似是要滴出血的脸,以及几乎轻不可闻的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的念经声。等过了好一小会安迷修才敢战战兢兢地探出头来查看正在接吻的那两人。到哪接吻不好为什么要在这里接吻还给他安迷修遇上了,而且接吻的那个男生为什么无论怎么看都那么像是某位学生会长的雷某啊?要是别的男生他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什么都没看到但是这个雷某就不好说了啊,而且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啊...好像无形之中又被塞了口狗粮啊。不会是恶党强迫人家强行接吻的吧?所以现在安迷修极其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出去打水,要是知道他会遇见别人接吻这种事件他今天就会打死也不出门了。可惜,时间不能往后倒退。

他那双青蓝色的瞳孔里清晰地反映着两人的距离突然渐渐拉开,在皎洁的月光下似乎能看到两人之间拉出了一条闪着银光的银线。安迷修也不得不再次迅速的把自己的身体缩回了树干后,紧闭着嘴唇偷听着身后的对话声,骤然加速的心跳声清楚地跑入他的耳道,给他的神经再加上一份紧张的负担。他却只听到了两人的几句声响较大的对骂声,和越来越小声的脚步声,便再也没了声响。应该是走掉了,安迷修这么想着又悄悄探出头来查看,确认了人都走光了才松了一口气拎起水桶打算往回走去,当作什么都没看到。肩上却传来了一只手的重量,吓得他背后上爬满了冷汗,连转个身都已经不敢动了。


他这样对安迷修说:


【哟,这不是安迷修吗?看戏一定看的很爽吧,但我没有想到原来安迷修还有偷窥别人的癖好啊】


【先跟你说好了。我是不会管你会不会说出去,但你如果要是特意针对我做过了头,那就好自为之吧】


【我记住你了,骑士道副会长】







最终安迷修到底有没有打了水呢,谁也不知道。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