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探寻真理。

sf 【星海】

*sans x frisk  ♀
*ooc的东西
*文笔不是很好,希望能..有点评论说说感受什么的好不好啊我自己方成水了
*中秋快乐!(虽然这篇跟中秋没什么关联emm )
*冷笑话..用的并不好


此时此刻,你正惬意地坐在回音花丛中,被一大片一大片的蓝色的,不断亮着深沉的蓝光的回音花们亲切地簇拥着,那柔软的感觉让你一点也讨厌不起来。好几根嫩绿的小草轻柔地搔挠着你的大腿内侧,如同电流一般滋拉拉地爬上神经末梢,却觉得格外舒适。你还特意脱掉了鞋子,让赤裸的双脚缓缓侵入纯净的水流中,冰凉凉的感觉就像是那些曾吞咽下去的冰棒们调皮地包裹住你的脚踝,你似乎已经闻到那再熟悉不过的香飘飘的奶油味了。你出神的看着在水里被特意扭曲了的脚,思绪渐渐飘到十里云霄之外,又迷迷糊糊的返回到大脑,这种朦胧却又真实的感觉就像是半梦半醒。不对,这里的确是现实。你使劲地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的理性跑回来。

为了不再出神,你急忙地从这些美的不真切的物体上挪开视线,心不在焉地悄悄地瞄了几眼那位骷髅先生,见他很是沉迷那片由无数片黑色紫色深蓝色的云朵儿们编制起来,由璀璨的星星点缀的那块星海,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小动作。你便转过头去,大胆却又心虚万分地窥探着他的..额....侧颜?虽然你自己也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像个盗了别人家的什么珍宝似的一样心虚的要爆炸。

说来再夸张不过,他沉默着站在被蓝色沾染的草坪之上,粉红色的拖鞋下是松弛的泥土。他的身旁有好几株回音花依靠在他的身上,像是在忠诚的守护着他,而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星海则是在他的耳旁,仿佛你一抬手,就能摘下那片星的海洋,让他们在你的手心中安分守己地待着,默默地等待着你把它们再次奉献给你最心爱的那个人。不知从哪吹来的风吹起了他的宽松外套,也同样吹起了他眼中的情绪,但是哪怕那么一丝,你也看不懂那其中的一丁一点,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沉默着被风捧起,被带去远方。

好吧,你发现你压根就控制不住你那激动的思绪,它偏偏就只想和你对着干。

时间过的有些久了,骷髅此时才注意到你那过分灼热的视线,他也不再仰望那片美丽的星海,而是同样转过头颅一同与你对视,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低沉却又不令人讨厌,可又掺杂着几分喜怒哀乐呢?你不得知晓。

“heh,kid?kid?”


你此时才被骷髅的声音所牵引回来你的灵魂,那个刚才还安分守己站在你身旁的骷髅也不知在何时弯下了腰,把骨脸凑了过来。不得不说,若是细看起来,那可真是恐怖。面前的骷髅似乎对你终于回过神的表现很是受用,便开始继续进行他下一步的动作。

你猛然间听到了系统提示音,一串再熟悉不过的白字闪现在你的大脑之中,不过几秒便再化为无数颗白色的粉末,飘扬而去。

sans 对你使用了flirt 。

wait???
有什么毛病????


“heh,kid。尽管我知道我哪个部位都帅入骨髓,但是我的骨颜竟能让kid你看到如此着迷,可真是没让我想到啊”

“还是说...”

脸与脸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仅仅的几厘米,可具体的数值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去在意。你现在在意的只是你越来越后倾的身体,和越发不稳的重心,以及对方突然黑掉的眼眶。

“kid,你喜欢上我的骨了?”

随着巨响的砰的一声,你失去重心,成功地倒在了草地上,虽说有着小草的保护,却还是把你的背脊摔的生疼生疼的。但不可否认,那句话同时也成功地戳中了你的那颗本来就跳动的很快的心脏,让你的耳朵迅速红的一塌糊涂。

“sans. ..!!”

你用手撑在地上,一边吃痛地揉着你的腰,一边被你紧紧握住的那只骨手缓缓拉起身体。你生气却又无奈地看着对面那只hehe heheh笑个不停的骷髅,气的简直想要打过去了。但你再清楚不过,这只不过是朋友间的一次玩笑调情,但你却有着足够把它当真的冲动。可它仅仅只是一次戏谑的调情,就能把你哄的团团转了。

调情...调情这玩意我就从来没输过!

一想到这,你燃起了要反击的意志,也顾不上身上不小心沾上的草丝们,非常不甘心地拉住对面一边强忍住笑意一边给自己道歉的骷髅的衣领,霸道地拽到了自己的跟前。

“kid,我真的没有想到..一flirt能让你激动的摔倒,抱歉..抱..!?..额,kid?”

你下定了决心,要让sans知道,调情大师frisk这个名称可是浪不虚名的。

想到这儿,你充满了决心。

你直接把你的额头抵上了他的额头,两只手松开了被抓的弄出皱纹的衣领,改为捧住他的脸颊,让他近距离地直视自己,且不能逃开。做到这里,你已经成功地看到已经开始一点一点浮现的蓝色红晕。可你并不满足于此。

“kid, 这样可. .”

他那惊讶的音节还没发完,就被你双手突如其来的拍打而强制地被咽入腹中,只能呆愣愣地看着你的脸。

“sans,那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

你明显地感受到了,sans的身体在你吐出“我喜欢你”的话语时已经完全僵硬在原地了。你也清楚的看到了,那一抹显眼的蓝如同无法控制的病毒瘟疫般,在飞快地侵占他的脸颊,而他的那双深黑色的眼窝已经完全黑掉了。很明显,sans对于你的话语,很是,哦不,应该说是非常的,非常的不知所措。但若要换你自己来回应,你也会呆愣在原地的,因为你根本分不清那究竟是开玩笑的,还是算认真的告白。单是这一点就够让人语无伦次。

可你是真的真的喜欢他,同时你也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被调情到无法还击。

见着sans僵硬的表现,你胡乱的想着。反正你告白都告白了,事后若再难堪也有着这只不过是个玩笑而已作为掩护,也不妨再闹大点这个玩笑吧,结果再差也还好自我安慰。你就这样想着,对着对方的牙齿周围,笨拙地吻了上去。任由那坚硬的牙齿硌的自己的唇瓣生疼,任由着你和他仍旧僵硬的身体双双倒在地上,被稠密的回音花丛遮挡起来,也遮挡起来你紧绷着的心。

清风徐来,好几片蓝色花瓣飘飘然地在空中游走。你好像飘飘然地听到了全峡谷的回音花在一起不同而约回放着你刚才的“喜欢”,瀑布倾泻而下所发出清脆的哗啦啦声响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响。恍惚着,你想到了你头顶的那片星海,它们那么璀璨,那么耀眼,是否能把你带入眼前人的心中呢?你再清楚不过,你的思绪如同宇宙一般,在茫然地飘荡着,在特意地在躲避着什么。可当那只再熟悉不过的手抚上了你的后脑勺时,你无法特意去逃避它们了,你只能彻底断开了你与思绪们的最后一点连接,最后随它们消逝在头顶的那片璀璨星海中,不知何去何从。



你飘飘然的想着,你已经不需要星海那善意的回应了。

因为愿望已经被你眼前的人所实现了。

评论(2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