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探寻真理。

SF【肢体接触】

*Sans x Frisk (成年女性!)

*关系处于恋人做过几次哔——之后这种的无脑产物

*文笔烂 ,差的可能要死

*ooc预警

*有一丢丢的..小滑板????就稍微原地滑了滑没太多,真的没太多。

*感觉自己离傻白甜越来越近却离所崇拜的高冷文笔越来越远了为什么沉迷于发糖(烟

*后续,应该,可能,大概....你们希望可以有我就..试试?










窗外温暖的金黄色阳光正撒落在Sans的宽大外套上,而此刻的他正安然地陷在那张柔软的沙发里,闭着他的眼窝,把他那圆润的下颚轻轻抵在正乖巧地坐在他双腿之间的那位女孩儿的头顶上。无数条柔软的发丝就这样被他的下颚被压在了底下,显得多么楚楚可怜,它们甚至连一句抱怨都来不及向空气倾诉。不过倒也会有几根被压住的发丝不服气地翘起来,调皮地搔挠到他的脸颊,虽然只是那么几根发丝而已。他倒是真的很想笑出声来,但他怕这会吓着缩在他的双腿间那位询问他问题的女孩儿,便由此作罢。

而那个女孩儿则小心翼翼地在他的双腿间换了个姿势,她那双略显纤细的手从骨腿下绕过,轻柔地环上了摆在左右两侧的骨腿。这种亲密的举动让他们看起来更像是一对正在热恋中的恋人,那样亲昵。

"额..Sans,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哼嗯。"

Sans轻哼出的粘腻鼻音携带着他那股几乎从未改变过的懒散味,这令Frisk有些怀念当时她第一次见到Sans的时候了。

这股懒散味儿大概是永远都不可能改掉了吧,它们也会时不时的带来一些麻烦事呢,例如....


咳咳,虽说在某些特殊时刻她还算是挺喜欢的吧。


简单的音节就这样跑入了她的耳道。倒也谈不上什么好听,但让她猛然间想起了某些令她舒服到认为自己误入了天堂般的时刻,这令她愣了神。而好不容易红着脸缓过神来的时候却惊奇地发现贸然出现的它们实在太过嚣张霸道,不仅抹去了Frisk本来想询问Sans的问题,还不自主地催快了Frisk的心跳频率。她现在觉得那该死的东西都快要兴奋地蹦出嗓子眼了,甚至还在疯狂地、歇斯底里地尖叫着什么令她害羞的东西,但她对此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祈祷着Sans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紧张以及那快的不行的心跳声。

啊——真该死!这些心跳声可真嘈杂,也只能先硬着头皮瞎问了。

"呃...就是..你会特别喜欢肢体接触这一类吗?"

"肢体...接触?"

等等,这个问题好傻啊!!!

人家如果不喜欢难道还会允许你坐在人家双腿间让你搂住腿还把下颚抵在你的头发上吗??很明显这是件显而易见的事情啊!

天哪...我是不是又在Sans的印象中增添了一丝
无可救药的愚蠢。Sans现在一定在用看待智障的眼神看着我吧。

略微尴尬的气氛在她和Sans之间熏染开来,Frisk觉得此时几乎令她羞耻到去跳楼N次都算不上夸张,可是现在她连站起身都无法做到,更何况那个人并不会允许她去跳楼,她也只能抽回自己的手,深感绝望地掩盖住自己红透的脸颊,胆小的不敢去查看黑暗之外的一切事物。

但突如其来的一阵的酥麻的电流令她猛然地打了个激灵。

她感受到了,Sans的下颚正在轻轻磨蹭着她的头皮,冰冰凉的感觉攀上她的神经末梢,一块又一块的鸡皮疙瘩啪嗒啪嗒地掉落在地板上,这令她有些不知所措。她甚至试图催眠自己,没什么可害羞的,这样的接触她早已有过无数次的经验。可是她自己的脸颊却一点也不听话,反而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了。也不知道是Sans看见了她那红透了脸,还是觉得这样做异常的有趣,反正一点她甚至可以用她的人格来担保,Sans现在绝对很想笑她,因为她感受到来自上方的剧烈颤抖了!

Frisk有点生气了,她甚至打算反过来去调戏Sans,但是当她要去付诸自己的想法时,却才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揉捏着自己的腰。

那个东西一定是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便无声无息地潜入了她的上衣衣摆,正异常亲昵地来回抚摸揉捏着她柔软的腰肢,若是再仔细细想一下,它们刚才还悄悄地跑到小腹处,用一只冰冷的骨指在她的肚子上暧昧地画着圆圈。Frisk几乎连罪魁祸首是谁都不用想了,那个恶劣的罪魁祸首除了Sans没有别人,除此之外又没有别人在这了,她也总不可能她占自己的便宜吧。虽说是她先问起这个微妙的问题的,但对于Sans那更为情色地抚摸,她还是很手足无措的,至少那突然紧缩的肚子足以证明她的慌乱。

不不不,这种事情不能让它再发展下去了,她可不想让这件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那双遮掩住脸庞的手终于从她的脸上撤开,它们渐渐的向着那双逐渐朝着上方移动而去的恶劣骨手缓缓伸去。

不..绝对不能再上去了!!

可当视线一离开无尽的黑暗的处境,伴随着光明一同到来的便是对方那张熟悉的脸。Frisk不得不承认,在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的确是被微微愣到了,随即才迅速地察觉到自己红透的脸颊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彻底暴露在他的眼前,于是她的大脑也就“嗡”的一下立刻变得一片空白了,那略显愚蠢的阻挡计划也变得无法再实现,身体也似乎僵硬地再也无法动弹,Sans几乎都能清楚看到从她的头顶冒出的滚滚白烟了。对于Frisk这样一惊一乍的害羞反应,Sans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pffffff...kid,你的反应总是那么有趣。"

所以Sans就是特意激将自己好可以看到脸吗!!?犯规!犯规!有这么赖皮的吗!?

哦,天哪,天哪。我、我、我没脸见人了。



"我、我已经..没脸见人了..."

Sans面对于面前他那位被他逗到害羞得不行的恋人的解决方法只有那无限的宠溺。他一把拉起坐在他双腿间、脸红透了的Frisk,自己则是侧着倒在沙发上,让Frisk坐在他的胯骨上,身体软绵绵地趴在他的身上,硬是要进行下一步的肢体接触,无论Frisk再怎么挣扎再怎么不情愿这次他也不可妥协了。




要知道,在某些特殊的时刻,男人可不喜欢某些美好的事情就这样硬生生地被阻止而得不到解放。




"没事,kid。你还有脸见骨。"




"所以,趁现在。就让我们来坦诚相待吧。"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