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探寻真理。

SF 【少年与海】

*绝对ooc预警
*Sans x Frisk(♂)
*文笔烂成一滩泥
*而我方成一滩水
*不算个AU,就单纯的梗脑洞
*急需唠嗑,急需评论,没评论就没有动力
*算个中短篇吧,应该不超过七话这种?
*下周也许更不了了,因为这里要预备期中考














0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不为人知的小岛上,有一个怪物的王国。

王国里的每一个怪物相处的都很融洽,他们总是生活在愉快的气氛之中。

只有他不一样——一个骷髅怪物。

他叫Sans。他总是对他人摆着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懒散样。

Sans简直就像个普通的人类大叔,要么散发着一股我今天什么都不想做的气场,要么就散发着一股今天明天我什么都不想做的气场,要么就散发着一股今明后我还是什么都不想做你还不能打我的气场。他的脸上永远挂着略显滑稽的笑容,且格外的喜欢捉弄别人以及讲述那毫无趣味的双关笑话。他喜欢微微驮着自己的背脊,那看起来像是被生活的压力压垮了一样。他也喜欢把双手插在衣兜里,那样似乎能显得他很酷似的。

谁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他逐渐感到自己的心似乎少了点什么,像是被谁故意挖去了一部分一样,空虚的让人想发狂,而且这种感觉还愈发愈烈。但他不想让他的弟弟,让他的邻居,其他的怪物去怜悯他、担心他,所以他从来都不把这事放在心上,自己一个人伪装着一切都很好的模样。

他一直认为这是件无伤大雅的小事罢了,绝对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直至那块缺口被人填充至满,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那的确是个人类,是个俊俏的人类青年。

他的青年叫Frisk。

是个喜欢海的青年。




初 上

Sans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那个青年的时候。

那时的黑暗夜幕早已遮去了昔日的明朗晴阳,上帝重复地把深紫色与深蓝色的颜料胡乱地泼洒在漆黑的黑幕之上。两种颜色在时光的搅拌下渐渐交融、沉淀、又涣散开来,不知从哪跑来的令人好奇的神秘感也一并抹入浑浊的颜色之中。但上帝还是嫌弃这样的天空实在太暗,他便伸手随意一挥,细碎的星辰从宽大的掌心跑出来,一片一片地散落在黑幕上,再悄悄地别上那弯弯刃月。辛苦编织而成的一块璀璨星空静静地笼罩在这个渺小的小岛之上,一言不发,仍旧等待着白天的轮换。

而Sans早就看腻了那破天荒的星辰,他甚至看到已经恐惧起来的地步了。于是,那天的他终于受不住这痛“骨”的折磨,暗悄悄地利用自己的途径跑到了王城外。在荒唐无比的逃离之中却又不经意瞥到了靠近大海的那片白沙滩,他们正铺盖在乖巧的海床旁,任由心情时好时坏的大海时不时吞噬掉一点自己,又再吐出来。月光不要钱地泼洒在数不尽的白细沙上,显得那么摄人心魄,那么纯洁,就像是一片不易找到的净土。他似乎已经听到来自白沙滩的盛情邀请。他便静下心来,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脚硬生生地转了个弯,一步一步踏实地踩在地上,伴随着规律的啪嗒声朝着那片白沙滩直径走去。

  

是沙滩和海,既令他安心,却又让他怅然吗?

明亮的银光一瞅见Sans,便像是着了迷一般,尽数倾倒在他的身上,似乎说什么也不愿再离开,就像黏手的口香糖。而在淡白的沙粒生却渐渐长出一只失魂落魄的漆黑影子,它本想变成跟Sans一样的体型,可它逐渐发现自己被白色软沙拉扯的已经与Sans的体型相差的太大了。它剧烈地挣扎着,试图去脱离命运的轨道,抗拒着自己的遭遇,可现实是什么?他被一股无形的压力推动着,被迫行走着,这是他存在的意义,没人会在意他的感受会是什么。他简直就是个丑陋的怪物,却还那样心安理得的生活在光明的光亮下。

Sans靴子底下的松软白沙被无情地挤压,故意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明显鞋印。从他喉咙深处发出的微弱音符,好像是在轻哼着某首不知名的歌曲。他闭上眼,任凭自己的直觉引导着自己走向何处。他像是在特意地应导着某个有缘人能够看到自己而陪伴自我,又像是在明目张胆的宣告着自己来过的事迹仅此而已,或只是单纯这样想这样做罢了。

     

但这些都毫无意义,因为谁都心知明肚,那些脚印都会经历过时间的洗礼,被海风刮来的沙子掩埋住那渺小的丁点痕迹;哼出的歌曲谁也不会听得到的,因为这片白沙滩之上除了他一个怪物就没有别的怪物了;闭上眼,也只不过是为了放松自我神经,好更能享受这次的轻松旅途。

不过还是有人看到了呢。

最起码Sans相信那只蹑手蹑脚地跟在自己后面的小家伙肯定看到了那些应该显得滑稽无比的动作。不是Sans自个儿自恋,说他厉害得很,厉害到能知道自己身后原来跟着个玩意,而是身后人露出的那些破绽真的实在太明显了。无论是他早就瞥到了的棕褐色毛发,是从他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还是那违和的实物存在感,都明显到显得滑稽的地步了。然而那个小家伙还仍然傻乎乎地跟在自己身后。

嘿,他现在似乎还挺洋洋得意的?

也不知道那小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别有用心。但特意把自己的破绽捧在他的眼前的,Sans真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坏点子贸然在Sans的脑袋中生出萌芽,恶劣的玩心突然间从阴影处嚣张地蹦了出来。他暂时也不着急去揪出身后那个偷偷跟着自己的人,只是双手随意地放在后脑勺后,仍旧漫无目的地走在沙滩上,继续装着任然一副从容的什么都没发现的样。时间一点一点从他和那个家伙的身旁溜过,他在别有用心地思索着自己该何时戴上那张恶作剧的面具,把身后的人先吓个半死的同时也在细细琢磨那个小家伙跟踪自己却不行动的用意。

猛然间,sans停下了行走的脚步,迅速扭过头去看向从刚才就一直悄悄跟在他后面的某个小东西。他实在忍不住了,他太好奇了,到底是谁会这样鬼鬼祟祟跟在人后面大半天了不发出声音直到现在还天真地以为自己掩饰的天衣无缝,也不知道这木鱼脑袋是被门夹过了还是被谁砸过了。结果当他的眼瞳中倒映出那个小家伙的身影时,Sans却突然语塞了,就像是吞咽下去的食物不小心卡住了嗓子,想说话却说不出话来。他真的很惊讶,从Sans的那双白色眼瞳明显的睁大就能看出来了以及逐渐有软下趋势的嘴角就能看出来了。

那是个人类。准确的说,是个人类青年。

他的确拥有棕褐色的毛发,只不过那些毛发正是他那头利落的短发。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让Sans分不清他眼中的阴晴。鼻梁高高挺起,牙齿紧张地咬着柔软的下唇。五官虽说不上惊艳,却也算十分清秀。宽大却整洁的异常的白衬衫略显狼狈地套在少年纤瘦的身上,显得分外宽大,又显得少年如此清瘦。那件白衬衫上最顶端的几个纽扣也不知溜去了哪里,衣服的主人只好无视他们,大咧咧地敞开着衣领,露出优美的锁骨与时不时滚动的喉结。黑色的长裤套在细瘦的腿上,上面可增添了不少条泥土的脏痕。脚丫赤裸着踩在白色的沙滩上,那脚底下肯定黏上了不少的白细沙,而且在他的身后能隐约看见不少的属于少年的脚印。

少年眼见着自己一直跟踪的骷髅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下意识地转头就想跑,却被Sans抬起的手控制住了身体重心,接着手往下一挥,少年的身体便重重摔倒在沙滩上,丝毫不能前进一步。少年眼见逃跑并不管用,便放弃了挣扎,倔强地躺在沙床上,狠瞪着逐渐弯下腰的骷髅,然而那眼底深处其实在诉说着少年极度的生无可恋。

你看我就只是跟踪你又啥都没做你就这样对我你真无情你真冷酷你真无理取闹最关键你看我还打不过你啊你这要是杀了我这菜鸡我这下辈子若是做鬼都不放过你了所以能不能不杀我啊大佬我都这么可怜了。

      

也许是觉得少年这幅倔强的样着实有趣,还是看到了那眼底深处的生无可恋,Sans弯下腰来,突然在少年的面前笑了起来。

少年一脸震惊地看着他面前突然莫名其妙笑起来的骷髅,感到深深的不解。围绕在Frisk身旁的蓝光逐渐暗下,Sans 也不再放肆大笑,一边伸出手拉起他面前的那个人类,一边用那轻风淡云的语气对他说道:

“heh,孩子。我首先得为我刚才的行为说声抱歉。额,我本来只是想看看你的,但是你的反应....真是格外的‘国际化’呢。”

Sans自个耸了耸肩膀,瞅见眼前的人还是那样惧怕着自己,便迈出了步伐,离少年稍微近了一些。

     

“哦,放心,我不喜欢随便伤害别人,那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比起伤害别人我可更喜欢交到你这个国际化的朋友。”

 Sans依旧挂起他那标志性的没心没肺的笑容,对他眼前的少年伸出了他的手,还别有用意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所以,能和你的新朋友握个手吧?”

 少年看了看Sans堆满笑意的脸,又低头看了看朝自己伸出的那只骨手,这令他有些犯难。再三犹豫之下,他最终还是伸出了他的手,战战兢兢地回握住那只渗人的骨手。冰冰凉的感觉钻入掌心,竟令少年安下了些心来。少年正要松一口气时,却又对自己身体周身突然亮起的蓝光而再次急忙吊起胆子来。

"很好。"

"那么,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Sans,是你的新朋友。"

少年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开始渐渐消失,他开始惊恐起来。他手足无措地看向sans,而sans脸上却仍然那样波澜不惊,他还那样从容的笑着。

"哦,别怕,孩子。"

"我只是想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捷径罢了。"

"很快的,会快到谁都看不见的。"

   

 一人一怪就这样徒然地消失在沙滩之上,只留下刚才争执过的痕迹与存在的脚印。几只白色的海鸥从璀璨的星幕下飞去远方,对于刚才一瞬发生的灵异事件也只是惊讶地鸣啼了几声,便淡然飞离,飞向大海与星幕的交接之处,孤单的身影逐渐化淡。在那无比漫长的短短几秒,大海再次退入宁静的结界,带着淡淡腥味的凉风轻柔飘过,所有的生物仍然完好无损的留在原地,头顶的星幕仍然那样的璀璨耀眼。他们像是见证过无数次这样的重复轮回,而早已变得麻木又冷漠不堪,无言无语。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