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探寻真理。

SF 【夏雨中的宝藏】

*Sans x Frisk (♀)

*ooc注意

*文笔不好请见谅

*关系处于双向暗恋但还没捅破朋友膜的那种










雨,一直在下。


水从狭窄的壶口汩汩流出,尽数扑向那两只成双结对的马克杯中,又不肯乖乖待在杯底,非要翻腾几下才肯作罢。几声"咕咚咕咚",它便会从原本的纯净,逐渐化为淡褐色——瞧,一杯可可已腾空出世了。

甜腻的香味不紧不慢地四处飘溢着,充斥在空气层中。而蒸腾出的朦胧白雾则是战战兢兢地往上窜去,或是迷茫的在四周来回徘徊着,或是唯唯诺诺地向窗外奔去,但所有的结果却只有惟一一个。

雨点猛烈地往窗户上冲撞着,试图以自己一份薄弱之力能撞破那层厚厚的玻璃,好容易让自己的同胞再被风刮进温暖的室内。但很遗憾,那是层残酷的现实。水也不再从壶口跑出,两只莫名冒出的手猛然抓住把柄,握着它们渐渐走出厨房。明亮的灯光也在一声啪嗒之后彻底消逝不见。寂静开始无声地渲染着整个空间,冷清被倾撒于从窗外投进的那一束墨蓝色之中,空气在霎时间似乎变得稀薄了许多,又似是没有。

棉质的拖鞋踩踏在楼梯上,让木板们沉着嗓子,发出郁闷的"咚咚"声。女孩的背脊挺的笔直,她正心情颇好的轻哼着某个熟悉的节奏。杯中的可可正因动作而小幅度地晃荡起来,像是在进行摇摆海盗船的游戏。身侧的玻璃清晰地倒映着她好看的侧脸,数不清的雨滴正从她柔软的脸颊上缓慢坠下。墨蓝色的水彩不知被谁打翻,整个世界被指染成相同的颜色,无论是雨、是云、是风、是各色各样的景物,还是匆匆来往的行人。所以谁都不会欣赏到这幅美景,没人会在意。

“炎热的夏日。”她这样唱起,歌声就如同窗外的夏雨。“朦胧的七月——”

“谁坠落于夜晚?”从楼下传来的低沉男声突然打岔了她的声音。不,倒不如说是正特意附和着她。“谁降临于夏雨之中?”

“城市即使喧闹,郊外即使宁静。”女孩又下了好几层阶梯。木板咚咚作响,雨点滴答击起,歌声婉转扬起,音节悠扬飘荡。无处不暗示着这是一场即兴表演,即使漏洞百出,但完美无瑕,“眼前的景色永是朦胧,蝉永是知了作鸣。”

“相信她的眼中藏着宝藏吗?”男声怅惘地顿了顿,又匆忙自我反驳道,“不,不,不。那我及是索求宝藏的海贼吗?”

“在雨布中竭力狂奔。”女孩早已下完阶梯,便紧接着迈向那个懒散地躺在沙发上闭着眼,与自己一同歌唱着的骷髅。她的脚步从未停歇,“手脚冰凉。听着蝉的劝说,从未停下脚步。”

“只不过一个炽热的吻。”女孩紧接着提议道,“我的主啊,看在她这么努力的份上,请赏赐她吧,给予她吧。不要吝啬。”不轻不响的哐当声从后侧传来,可可的香味一股脑地窜入鼻腔。一切都是那样如梦如幻,但接下来的话语犹如一盆冰冰凉的冷水,把他直浇了个清醒。

“她是那么的渴求一个吻。”

“犹如你爱她般强烈。”

他猛然抬起眼皮,直直看向站在茶几旁的女孩。她的手捧着她的马克杯,眼瞳出神的盯着杯中的可可,脸上的神态看起来是那样的漫不经心,宛如像是在诉说一件生活中的小事罢了。但若是细看,就会看到女孩那修长的睫毛却正激动的战栗着,握着马克杯的双手在不经意地加大力度,几近就要握爆杯子。她皱了皱眉头,又松开,装作淡然无事的模样,续而接唱着下一句。

“爱令她无处可逃。她再也无处想逃。”

有什么不对劲。

Sans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女孩,他甚至想直接站起身来,搂住女孩的腰就是一个深吻。

可他现在却犹豫着,不为所动,令人发指的寒气迅速爬上他的背脊。

他不敢下注。

即使到现在,他仍旧是个胆小鬼。

谁都谈不上是个勇士。

女孩似乎才注意到sans的紧盯。她抬起头,一瞅见sans那紧张到几乎皱成一团的脸,一时半会没能憋住,噗嗤一声后便开始吃吃作笑,嘴角勾起的弧度看似很是开心。

她说:“Sans,你太紧张了!”

“那只不过是几句歌词罢了。”

“...几句歌词?”

Sans沉着脸,猛地直起身,骨手一把紧握住女孩的纤细手腕,硬生生往身后拽去。女孩的身体便不稳地朝sans身上倒去,吃吃作响的笑声也戛然而止,意料不到的惊愕迅速布在她的脸上。眼瞳中蕴藏的疑惑只在下一秒就消逝至尽——

他的骨手就好比一条灵活的蛇,不禁缓慢的攀上她的后脑勺,还把那些指骨暧昧地钻入她柔顺的发丝之间。她的手因为他刚才的动作而不由得覆在他另一只骨手上,所以他能活生生地感受到女孩全身的肌肉在刹那间变得僵硬。微眯起的细小的白色眼瞳清晰地映现着女孩瞬间涂上两撮霞红的脸颊,以及那双睁得特大的黑色眼睛。一个意味不明的炽吻就这样活生生烙印在柔软的唇瓣上,谁也抹之不去。

不过须臾,两人才缓缓拉开了距离,暧昧的喘气声放肆地回荡在两人隔开的缝隙间。骷髅微偏着头颅,唇齿特意靠近女孩红的一塌糊涂的耳畔。他先是低笑了几声,男性特有的磁性笑声让女孩感觉自己的耳朵酥麻麻的,语气又听起来略显调侃,这不禁想让女孩捂住自己的耳朵。

他说:

“heh,kid。我想那可不算什么普通的歌词。”

他咬牙切齿,特意加重了两个字的读音。

“我想,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盗取我的宝藏了吧。”


雨,似乎下得更大,也更猛了。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