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把人生的全部都吞入腹中吧,即使苦甜交杂。

SF[恋人的午时]

*Sans x Frisk(成年♀)
*绝对ooc预警
*恋人关系
*文笔不好请见谅












一个惬意的下午。

frisk趴在Sans的身上,头颅抵在他的胸膛上,双手紧紧环抱着他的身体。灿烂的阳光穿过客厅的落地窗,倾倒在沙发上两具交叠的身躯与许些的纤维布料上。身体被洒下的阳光照得热烘烘的,但那控制的恰到好处的暖和让女孩的眼皮不时地摔下,又强撑着睁开,再摔下,睁开。即使反反复复地来回做,那沉甸甸的睡意也从未如愿以偿,减去一分。

风嬉笑着闯入室内,调皮地撩起了女孩的发丝——一只骨手腾空出现,落于发丝上方。指骨们亲昵地探入发丝之间,缓慢地往下滑去,修长的发丝便被截然拉直。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本来翘起的发丝们便全都乖巧地软下自己的身体,毫无怨言地再次没入发丝的海洋中。

真是古怪,那这些柔顺的发丝一定是被那只骨手施加了什么奇妙的咒语吧?frisk迷糊着心想,却怠惰于说出这等小事。说句实话,她其实还是蛮享受的。

好闻的洗发水香味悄然迁入空气中,又蹑手蹑脚地向前窜去,一下子就尽数灌入了Sans的鼻腔内。捋顺头发的动作在不知不觉中变换成了轻缓地抚摸。或许是因为怕揉乱女孩的头发;或许是他喜欢女孩完美的模样;或许是他已经腻了这种动作,手的力度之轻柔简直就像是对待自己最珍爱的宝物一样,小心翼翼。他注视着女孩的眼神是一卷望不尽的宠溺与无奈,快要从心间溢出的欢喜正疯狂地喧叫着,喧嚣的心跳声听起来震耳欲聋。但这一切被他很好的掩藏在情绪的深处——嘿,他可不想给自己挖个“冻骷髅”备用,那总会让他被女孩几句轻浮的甜蜜情话而调侃得面红耳赤的。

不过。谁都乐在其中,不是吗?

瞧吧,女孩终究还是败下阵来,不愿再接受那痛苦的折磨而闭上眼帘,在自己彻底被白色的迷糊浪花卷入沉睡的海洋的前夕轻蹭了蹭他的手,喃喃了几遍他的名字紧接着迎上却是听似沉稳的呼吸声,她简直就像是一只刚出生的小奶猫一样可爱、惹他怜爱。象征着存在意义的心脏仍然在鼓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心跳声叠交着、贴合、缠绵、交融,最终彻底融合,完美地合奏着,化做一曲乐曲中最重要的节奏主打。

伫立在细长树枝上的两只鸟儿正叽叽喳喳地鸣唱着,清脆的歌声灌入耳道,婉转的旋律悠扬地飘向缥缈的远方,一唱一和着化为乐曲的伴奏与主唱。一阵未彻底褪去寒气的春风猛然刮来,树的嫩叶相互磨蹭着,沙沙作响,化为那乐曲中的稳定节拍。

粉嫩嫩的花骨朵儿好奇地从绿芽中冒出头来,倾听着这首绝妙的合奏音乐。飘散在广阔的天空的云朵们托着腮帮子,仔细聆听来自地面上的音乐,缓慢地消遣那漫长的无聊。

在乐曲临终之时,那只骷髅才终于有所动作。他悄悄撩开女孩不经意散下的刘海,吻着了她的额头,犹如蜻蜓点水般轻柔。他在不知不觉中已握紧了她的手,手指也早已挑剔地钻入指间的缝隙,十指紧扣。

他略显紧张地咽了口口水,逐渐凑近她的耳畔,轻咬着她的耳朵低声呢喃细语,却仍旧强装着镇定。也许这就是他没能发现,那软绵的耳垂也是同样红的一塌糊涂的原因吧。

“咳咳..”

“kid,我...喜欢你。”

“哦天哪不行不行...”

他的脸颊在刹那间红了个透,他下意识地迅速把自己的脸庞埋进女孩的发丝间,企图能平息一下自己的慌乱。

良久,他才愿再抬起头来,扶着自己的额头,紧盯着看似睡得香甜的女孩,仍旧红着脸,小声地喃喃自语着。

“...该死。”

“好像已经不止喜欢了。”

华丽乐曲的结尾,是一声来自爱人的告白,以及极其甜蜜的内心轰炸。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