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探寻真理。

[SF]少年与海 途

*Sans x Frisk♂
*ooc注意
*文笔不好请见谅(好像大概应该也许这次也不咋地了Orz?)
*打了星号的地方是我怕你们看不懂或是体会不到其中..的冷(一点都不冷一点都不是双关笑话),解释我会在评论发的。
*初的两篇我懒得弄链接了,自己戳主页看吧(若是第一次看这个坑我劝千万别花太多时间看初下..我再回去回顾了遍觉得我啰嗦死,改也等我..把车肝完再说。
*于是这是途篇,大概下次更“末”的时候会分两段,也不太好说。












在那之后,两人不断地相遇又分离,分离又相遇——Sans猜的没错,那孩子的确有能力找到他。即使在第二次的相遇的过程中,那孩子就没怎么给他好脸色看过。但在不知不觉中,每天互相见面,谈上几句闲话,扯上几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似乎已成了一条难以割舍的习惯,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可真是夜夜笙歌啊?

不过Sans本以为他和那孩子的交流会很糟糕,但事实竟相违。那孩子竟也算擅长交际,他知道什么该触碰,什么不该触碰,私人空间应该余留多少才会恰到好。不下两三周,两人便相处的其乐融融,甚至到了可以谈天说地的地步。反正对于那些无聊的时间而言,也只有踏遍整片沙滩的足迹以及一些毫无营养的无稽之谈能足以敷衍过去了。

的确,这是一场谁都受益的交易,谁又不会乐在其中呢?但至于各自在其中花了多少心思呢——无从而知。

即使如此,还是会有几次特殊的相遇。

譬如某次——


那时,夕阳正逐渐沉入海底。少年却不如往常,他一路急匆匆地奔赴来,最终在Sans的跟前停下,气喘吁吁的模样真是出乎Sans的意料。Sans隐约能看到那件皱巴巴的衬衫被汗水浸了个透,黏腻地附着两块凸出的肩胛骨,像是被胶水黏上去似的。少年的双手撑着膝盖,豆大般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缓慢滑下,脸颊爬上了两抹不自然的霞红。即使如此,他还是死咬着牙,直起腰,强撑起身体,重心摇摆不定,却不肯摔倒,好似一个不倒翁。

“还好...还好...”少年似乎松了一口气,嘴里重复地呢喃着这两个字。随即抬起头来,注视着Sans,那片黑漆漆的沼泽深处是抓不住的忧虑,许是那些东西令骷髅出了神吧。

哪里有些不对劲吗?

是,违和感很容易产生,可是谁能找到奇怪的原因可就不那么容易了,这同样麻烦的很。

“额..Sans?”取代掩藏在漆黑雾气下那若隐若现的忧虑是清晰的疑惑与担忧,“Sans?”少年的指尖略微弯曲着,逐渐逼近Sans,两撇眉毛忧心地紧皱着。

但Sans早就回过神了。不,不如说,他根本就没有出神。他像是条件反射般地抬起手,一把握住少年的手腕,“啊,抱歉,我刚刚去神那边待了会。”他似乎在尽量让嘴角的弧度显得不是很别扭。

我在想什么呢?

我不该如此。

“神可真是热情似火呢——不是吗?”Sans没有松开少年的手,只是就着现在的状况,翻了个身,变换为握手的状态,显得多么友善又亲昵。

“heh,许久不见,kid。”

“许久..不见。”少年也只是略微顿了顿,便抽开了被握住的手,恢复了Sans初次见他时的冷漠,以及永远捕捉不到身形的距离感。但那时的Sans未能察觉到他正惧怕着这些东西——谁叫它们就像是轻飘飘的气球一样呢?因为不安感的存在而鼓得太过膨胀,怕是哪天终于到了忍耐极限的极限,也只需蜻蜓点水般的轻轻一点,它们就会在刹那间爆裂个粉碎,紧接着汩汩流出刺鼻的液体。

“边走边谈吧?”Sans虽是嘴上提议,他却早已绕过少年,顺手轻拍几下少年的肩,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没有回首。不过片刻,啪嗒的脚步也连接响起。

罢了,罢了。Sans望向头顶的天空。多想也并无好处。

海的表面看起来平静如镜,深处实则波涛汹涌。

暖洋洋的阳光还未撤去,仍洒在沙粒上,洒在不断波动着的海面上,水波粼粼。云朵的霞红与灿黄被海面倒映在镜面上,在热情的烈色中生出的却是如同雪一般的白。虽说两种颜色本不适合搭配,但在此时,这等宏观却能让人看着心生愉悦。身体离岸越近,在浑浊的眼瞳中海水却愈来愈发清澈的透明。它似是察觉到了这点,于是反复进行着吞吞吐吐的动作,却从不厌倦。有几只无辜的螃蟹乘坐着白浪卷被冲上了岸,或茫然地环顾着四周的环境,或哼哧哼哧地在沙层上爬行着。小巧的贝壳与海螺们同样被推上沙滩,正陷入细沙之中,多的简直数也数不清:有珍珠色的、茶色的、琥珀色的等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令人看得眼花缭乱,但无人能确定那些海螺中是否能听见传说中那令人陶醉的至美音乐。

哗哗作响的水声从耳畔传入,听的清晰,一丝清凉与舒适不请自来地涌上心头,神经终得到解放——可并没有让Sans忽视掉那掺杂其中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那孩子是否在拾起掉落在沙滩上的贝壳们?他却没有回头看少年,那是属于他的自由。

Sans的确不想打破这美好的气氛,可他终究不喜沉默。少顷,他开了口。

“heh,kid。”Sans逐渐放缓了脚步,“倘若再等待许久,我可就要成为一具焦骨了。”

“抱歉..”

“哦,我可不喜欢这个。来点别的什么吧?”那个孩子终于到来了Sans的肩旁,“什么都行。”他如此补充道。

“呃——”少年张开口,本想说点什么,但他又摇了摇头,把那些复杂的想法皆数吞入腹中,“我...我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少年显得似乎很是犯难。

“huh?”Sans没有料到少年会说出这番话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再重复了一遍少年的话。

“其实常常都是这样。”少年答道,“也许我想表达的东西太多了...反而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那绘画呢?”Sans提议道,“...我的画技并不是很好,像小孩子一样笨拙。”少年望着眼前广阔的沙滩,摇了摇头,喟然长叹,“我还感觉很多东西都从我的手中流逝而过,但我什么也捕捉不到,剩余在我手心上的只是一团朦胧雾气。”海潮噗噗卷上滩来,又悄然褪去。“这令我不安。”

Sans贸然地顿了顿,“嘿,别气妥,kid。”他其实明白少年并不是指的这些。

“Sans。”少年倏地转过头,定定地注视着Sans的脸庞。谁都不清楚那句话应该算是什么,“你能..稍微体谅一下的吧?”不,是有人心知肚明的。

“我最近的确很困扰。”阳光爬到了少年赤裸的脚丫上,正懵懂地包裹着他的脚背,显得多么讽刺。少年轻声地向骷髅倾诉着,像是在诉说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烦躁、迷茫、怅惘、痛苦。他们重重地包围住我,让我无法动弹。”

“...kiddo..”Sans看着少年,却欲言又止。

“..我知道啊。”由于逆光,Sans没能看清他的脸,但他知道少年肯定笑了,凭那模棱两可的丝丝弧度——这是少年第二次笑。也许他笑的僵硬不堪,也许他笑的无可奈何,也许他笑的锐挫望绝。只有一点Sans绝对可以确认,那绝对不会象征着什么好的东西。“但我似乎挣脱不开了。”直觉,有时候会很准。

“每天,我就好比一具行尸走肉。只能傻傻地伫立在原地,或无聊地在沙滩来回走动,或呆滞地盯着景色,在白天与黑夜的切换中如饥似渴地回忆着我在原来的地方是怎么幸福地生活的。”

“我什么都抓不住,对吗?”少年似是无意的反问,却又像别有用心。但这无疑只是把一盆冷水把Sans的心灌浇个彻底,给他徒增了一份莫名的冰冷烦躁。

瞧吧,看吧!天杀的星幕又被上帝拉上了。月亮又高高挂起,星辰也开始闪烁起光芒,太阳也早于沉入海底休眠,冰凉的风不再从脸颊旁呼啸而过,万籁俱寂——一切都在说明,夜晚已经到来。但夜晚并不能消去Sans的烦躁。虽说他什么过激的举动都没有做出,甚至想做的欲望都谈不上。也许那并不是什么生气,他只不过是在害怕快乐会消失不见罢了;他只不过是不愿再回到孤寂的囚笼中罢了;他只不过是不愿意看到少年悲伤又孤寂的模样..仅此而已吧。

可我又在辩解什么?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这些。

Sans倒抽了一口气,“kid。”他猛地扯住少年的衣领,额骨硬生生抵在少年的额头上,脸与脸的距离只有那么几厘米。少年的嘴唇惊愕地微启,少年那呼之而出的鼻息是滚烫滚烫的,烫得他的脑子分外清醒。“听我说。活着并不算死去,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说你做不到。”他咬牙切齿地说。在他惊愕到睁大的眼瞳中正印着一对漆黑的眼眶,看的清晰——是,在此时此刻,已不是什么轻松的状况。

“别在我这妄想着得到同情,我根本就不会在意你的生死。这么多的时间,你为什么没有去尝试?你都没有做出行动,又怎能擅自定下悲哀的结果?”

“输在开头的人,是最可恨的。”

“heh,清醒点吧。”Sans又松开了被揪的皱巴巴的领子,蔚然叹息。他一想到刚才少年说的话,像是被束缚紧的窒息感便会无法自制地涌上大脑。“说实话,我并不希望你如此沮丧。”

“...”少年愣在原地许久才缓过神来,他复杂地注视着Sans,启唇,又合并,再启唇,合并,反反复复。他似是小声嘀咕了些什么,但由于声音实在太弱,Sans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也许少年什么都没有说。

“...kiddo?”

“谢谢。”

Sans蓦地愣了一下神,便紧接着拉上眼帘,向少年摆手,“哦,够了,够了。”他朝着那明晃晃的月亮,散漫地伸了个懒腰,“听多了这些,耳朵都会生茧的,呃——”等等,骷髅可没有耳朵。

用不着在意这些细节。

Sans戏谑地眨了眨眼,“第一次被洗脑感觉怎么样?很痛快吧?”他又故作深思的模样,手指摩挲着他的下巴,“嗯...不过该散场了。”

“The sea on your window.Although the sea was polluted.”(※)

“Sans...”少年已经拿他没办法了。

“pffffff...see you later.”Sans笑着,向他草草地挥了挥手。

少年目送着他离开,直至蓝光再度闪现,他才终于依依不舍地憋出了一句话。

“bye.”

那像是在告别整个世界似的。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