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探寻真理。

酒茨【一句话无限脑洞】

灵感来自一条在地铁上的广告词。

大江山老板吞x大江山二把手茨

小段子,甜向,ooc慎,小学生文笔

慎入慎入慎入——











大老板酒吞童子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他那把舒适的老板椅上,两腿修长却富有肌肉的腿交叠在一起。因为常年总是握着什么不知名的名牌钢笔在那么厚厚的一大叠文件上酷炫狂拽重复且几乎从不改变的签着他酒吞童子——四个能震撼所有国际商业的潦草大字而不完美的生出了老茧的手此时却交叉在一起,支撑着他那颗珍贵的头颅的所有重量。说他的名声能震撼四方也不足为奇,因为事实也的确就是这样。全天下的哪家企业可不是见他就像见到了从天上派下来的活生生的财神,谄媚的像只狡猾奸诈的狐狸一样的笑着把他当宝贝一样献着。夸张点说,有人为他献身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因为至少大江山公司二把手——茨木童子就是崇拜他天天巴不得都献身给他的。

常年私下运动的精瘦身体穿着正好贴合身材的私人订制的黑西装。一头如同太阳般火红的柔顺头发此时被粘有一个小小的葫芦的发绳精神的高高扎起了马尾来,也不知道倒是花费了多少瓶发胶才能固定住的造型。

诡紫色的瞳孔微眯着看着眼前的那台价钱高到上天的平板电脑。盯着电脑的眼神像是在锁定了目标之后而暗自俯下身子来,紧紧的盯着自己今日的猎物而等待着机会的狮子。不禁让人不寒而栗,危险的气息无声的在这个房间迅速笼罩着。

突然,在酒吞面前的整个办公室唯一的门被一位白发男性用力的推了开来,那扇无辜的门发出响亮的咚声来以示自己到底是多么的坚强,连这么用力的推门他都能承受住。盯着平板电脑许久的酒吞似乎是下意识的寻声而去,映入眼帘的却是白发男人低着头大步流星地走到了自己的桌前,然后定下。随即猛地倒吸了一口气,像是在缓和自己的情绪,又接着想是在犹豫着什么似的。

酒吞也不对白发男人刚才的动作而恼怒,眼角带着许些难得的玩味笑意就这样看着站在自己桌前的那个人,脑内似乎在猜想着他的下一步动作该是什么。

白发男人像是终于定下了决心,首先先是拿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信封,用力的摔在了那台红木桌子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辞职信三个大字。然后他便是张开双手,使劲地拍在桌子上,像是努力在为自己的气场增添一分强势。男人微微弯下腰部,暗金色的瞳孔里似乎满是大义凛然,连表情上都沾染了如同酒吞见到他当初的几分高傲和坚决。面对茨木的这副模样,他可当真自愧不如,就差演技界给他颁奖一只奥斯卡小金人了。只听那熟悉的嗓音终于打破了这总是静寂的气氛,却还是掺杂着几丝只有他听的出来的犹豫不决

【挚...老板,吾想辞职。】

话说的越多,暴露的情绪也就越多。酒吞对于茨木此时显得有些话少的态度内心是这么认为的,他也就顺着对方的意思,打开了那封紧密封着的辞职信。他也没有错过茨木那暴露了他身体颇为紧张的轻微一顿。诡紫色的眼瞳极为耐心的在看完了整封辞职信之后,他就特别想笑,真的是特别想笑。他也不是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刹那间释放出来的肆意笑声清清楚楚的回荡在整个房间里,带着几分他本人就独有的气质。

真是、好你个茨木童子啊。

突然间的笑声似乎让眼前的人内心更为慌乱了,从他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可是想着要怎么惩罚茨木呢。酒吞也算是终于停止了笑声,脸上却还是那样。有几分笑意就有的几分玩味,让茨木童子根本就琢磨不清酒吞童子现在到底在想着什么。

【我就再问你一遍。你是真的想辞职吗?茨木童子。】

【吾...】

茨木终于明显的透露出了他的犹豫,他低下头,让酒吞有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却只是想让酒吞却发的想笑他。他的嘴角像是不自觉的勾起,又像是故意的这样做。在此之前的危险气息又被他自己召了出来,与之前相比更为猛烈的在房间内冲撞着。

【茨木,你应该明白我的性格。你是真的想辞职吗?】

茨木咬紧了自己的唇,再次抬起了头,眼神却有点想逃避对方那赤裸裸的直视自己的诡紫眼瞳

【是...】

这个傻子,果然答应了。酒吞却在此时没了想笑他的欲望,更多却是深深的无奈。茨木的确定是他意料之中的,又是他意料之外的,但是再怎么说也要把这么一场戏演完吧。

他还是那样的笑着,一手拍在着桌子上辅助自己起身,另一只手勾住对方的领带,把那颗头往自己这边拉过来。他的唇瓣靠近他的耳朵,若有若无的在往他的耳道里吹进那暧昧不清的气,笑着在他耳旁轻声呢喃着他对他的惩罚,就像是情人之间的悄悄情话:

【听好了,茨木童子。从此以后你不将再是我大江山公司的二把手】

讲到着,他能想象到茨木心凉了一大片的沮丧表情,似乎因此他的语气也带上了几丝无奈和几乎微不可闻的宠溺

【从此以后,茨木童子。你将是大江山的老板娘】

【傻瓜。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离开我的视线】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