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

把人生的全部都吞入腹中吧,即使苦甜交杂。

雷安【计中计中计】

雷安
ooc慎入慎入慎入
没文笔
怪盗x警察paro
短小不精悍x
慎入,可能看着会觉得可能有点安雷?但的确是雷安向没错。




安迷修一边剧烈的喘着气,一边几乎用尽全力往那扇大门奔跑过去。“嘭”的一起声响,用纯白色大理石制成的大门被用力的这么一推而敞了开来。安迷修几乎浑身都是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产生的汗水,浸湿了他背景的那块淡蓝色布料,而那双锐利隐含着警惕的青绿色双瞳却紧紧地盯着,怕是眼前的男人会在下一刻就会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不论自己伸出手、是再怎么抓也抓不住的。只见站在彩色玻璃窗前的男人正低着头,手中握着一个玻璃杯,银色的月光透过彩色的玻璃窗,微微动荡着的高贵红酒上倒映着五彩斑斓的颜色。微显宽大的肩膀上正站着一只白鸽,直勾勾地反盯了安迷修许久,便忽的一歪头,让人误以为这只鸽子其实对自己刚才微显粗鲁的推门而疑惑。若不是安迷修隐约看见了牵制着那只鸽子的银色线丝,或许他还会真的信了这真的就是只活生生的鸽子。安迷修一边犹豫着向对方迈出一步步伐,一边时刻高度关注着这个空荡荡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对方精心布下的多变机关。

【恶党,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一个怪盗,还能干什么啊?骑士道警官。】

【反正你拿到的宝石够多了吧,还回来一个怎么样?】

【一 点 也 不 好,这样的话我盗走了它意义何在?】
对方突然转过身来,那双熟悉的诡紫色眼瞳看着自己,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笑意,这让安迷修不禁觉得背后有些发凉。一眨眼的功夫,那人便从刚才的地方消失不见了,高脚红酒杯从高空中落下,在亲密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顿时就碎成了玻璃渣。安迷修凭借着自己当了警察多年的预感,迅速从腰间掏出自己的手枪转身对准了对方的额头。而对方似是没有料到自己会知道他在哪里,面临着生命的威胁不得不带着有些遗憾的神情缓慢举起了双手。虽然安迷修一时占据了上风,但他觉得再不过几分钟他便会直直落入下风。不经意地咬了咬下唇,脸上尽是严肃神情,一手揪住他的衬衫。

【雷狮,你究竟把宝石藏到哪里去了。你说出来我就能放了你。】

【呵。说句实话,我其实也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你......】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安迷修刚想转头去查看,雷狮就忽的抬起手肘去把安迷修对着自己的手枪往上打击并伸出手打算接住,可安迷修却立即反应了过来,一个脚踢就把那把手枪踢向一旁。雷狮借着安迷修踢开手枪的时间打了他腹部一拳便迅速向窗口跑去,跳到窗口上,尽管背后尽是高楼以及高速公路。安迷修咬了咬牙,勉强接受下这一拳,抬手接到枪转过身去再次对准对方。他最看不惯对方那桀骜不驯的笑,可最巧的事雷狮现在脸上就挂着这种笑呢。此时他也不能再心慈手软了,不顺利的步骤让安迷修只觉的太阳穴处突突突地疼痛着。对方的声线在空荡的房间环绕着,强迫着让他们灌进他的耳道中

【骗你的。】

【下次再见吧,安迷修警官?但愿你能抓得住我】

话音刚落,对方的身体便开始垂直下落的同时安迷修也紧握着手枪,朝着他射去了一颗子弹,也不知有没有射到对方,就见着他垂直落下了楼下。安迷修放下了手枪,卸下了警惕,一步一步走向了窗口,把头伸出往下看去,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影。待安迷修想立刻转过身去时,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咔擦”声,以及及其靠近耳旁的低沉声线。

【又见面了,不过抓住你了。可真是废了我好大的功夫啊】

【嗯...接下来该怎么玩呢?】         

评论(11)

热度(39)